微信关注
微博关注

百瑞博研站:《慈善法》下 谁有慈善信托受托人的变更权?

随着我国首部《慈善法》的颁布实施,慈善信托被赋予明确的法律地位。

  【大公中原新闻网讯】随着我国首部《慈善法》的颁布实施,慈善信托被赋予明确的法律地位。两个月来,多家信托公司抢滩“慈善信托”。但是在具体的实践中,信托行业权威学研机构——百瑞信托博研站根据现行法律规定分析认为,慈善信托在清算时或出现难题,《慈善法》实施亟需细则。

  明确了法律地位,慈善信托成为社会各界参与慈善事业的重要载体和推动慈善事业创新发展的重要方式,同时也激活了慈善信托业务的开展。9月1日《慈善法》实施以来,已有兴业信托、长安信托等9家信托公司抢滩“慈善信托”,成立了10多支慈善信托计划。

  百瑞信托博士后科研工作站研究员张永博士认为,对于信托公司而言,大力发展慈善(公益)信托不但可以探索信托业务转型的方向,而且也是创新我国公益事业和捐赠财产管理模式,建立公开、持续、透明的公益事业管理机制的有效路径,可以推动信托公司更好履行社会责任。

  张永预测,对于处在转型升级期的信托行业来说,《慈善法》正式出台不仅会激活慈善信托,并有可能引导出现专门以公益信托为业务导向的信托公司。

  一方面,《慈善法》中关于慈善信托的立法突破有着极大的进步。具体表现在:《慈善法》去除了审批制度,使得信托监察人设立更加自由化,并明确赋予了有关税收减免优惠。因此,其颁布实施必将对慈善信托业务的开展注入强大动力。

  另一方面,《慈善法》在实施过程中也有着亟需完善的问题。根据现行的法律条文,慈善信托有可能面临清算难题,《慈善法》实施亟需细则或司法解释。

  张永对此进行了具体分析:

  从形式看,按照《慈善法》第50条适用《信托法》第71条来处理慈善信托的清算问题好像没有问题。但如果委托人考虑实际需要,没有设置信托监察人,则实际上就无法满足《信托法》第71条规定的“必须经过监察人认可的要求,从而会导致慈善信托无法完成清算和合法终止。”

  其次,《信托法》第71条还要求,公益信托的清算要经过公益事业管理机构核准,否则不能完成清算。可是目前的问题是,《慈善法》第45条已经放弃了慈善信托设立需要公益事业管理机构事前审批的立场。《慈善法》的基本精神显然是要弱化公益事业管理机构对慈善信托从设立到终止整个过程的监管权力。那么在新设的慈善信托经过向民政部门备案运行一段时间后,是否仍然要经过民政部门核准后才能完成清算就成为一个现实问题。

  此外《信托法》第71条规定的慈善(公益)信托核准主体是公益事业管理机构,其可能包括民政、环保、教育、体育、文物等各种部门。而《慈善法》规定的备案部门只有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的民政部门。若原来依照《信托法》由环保部门审批了一个以环保为信托目的的公益信托,则该信托终止清算时的核准部门是环保部门还是民政部门也有进一步明确的必要。

  为了防止出现上述困难,委托人可能在信托设立阶段就必须设置一个信托监察人,以确保在清算时可以得到监察人的认可。但如此处理等于变相废止了《慈善法》第49条,从而使新法的立法精神不能实现。若遵守《慈善法》第49条不设置信托监察人则必然在清算环节出现问题。

  由此慈善信托的清算问题将处于首鼠两端、左右为难的尴尬境地。

  张永认为,在目前立法环境下,如何使慈善信托能够顺利清算、合法终止,关系到慈善信托的生死存亡,必须在实操和立法方面尽快加以解决。

  “在实操方面,作为委托人最好在慈善信托设立时就设置信托监察人,以防出现信托终止没有监察人认可而无法完成清算的情况。”

  “在立法方面,作为民政部、银监会等主管部门,在出台后续部门规章时应当明确《慈善法》生效后设立的慈善信托若没有设置信托监察人,则无需监察人认可,若设置有信托监察人,则需经过监察人认可方能清算。”张永说。

  编者注:百瑞信托博士后科研工作站是百瑞信托有限责任公司设立的基于信托行业的专业学研究机构,经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批准,于2008年6月成立,已先后有近20名博士进站开展行业研究工作。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李扬教授、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刘伟教授、港交所内地事务科首席中国经济师巴曙松教授、北京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中心主任曹凤岐教授、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原副校长刘亚教授、中央财经大学副校长史建平教授、南开大学经济学院院长梁琪教授等,均为该博士后工作站指导专家。

扫一扫,关注大公中原公众号 扫一扫,开启财智之旅

责任编辑:yut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