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关注
微博关注

今生最大遗憾就是没去皇都戏院

光戏院成功转型,建立了戏曲重镇的特殊地位,虽然业主曾经打算将戏院改建为商场,但最后还是收回成命。李居明二○一二年接手经营后,马上斥资翻新,其创办的粤剧团更长驻戏院演出,几年来总算把戏院办得有声有色,每晚差不多都锣鼓喧天。

  \

  曾经是北角地标的皇都戏院,今天落得一片破落凋敝景象。

  每次经过英皇道,看到皇都戏院遗址时,总不禁有「余生也晚」的遗憾,很可惜自己未曾去过那裡看戏。

  在我的眼中,新光戏院与旧皇都戏院是北角的两大地标,不过两者的命运迥然不同。

  新光戏院成功转型,建立了戏曲重镇的特殊地位,虽然业主曾经打算将戏院改建为商场,但最后还是收回成命。李居明二○一二年接手经营后,马上斥资翻新,其创办的粤剧团更长驻戏院演出,几年来总算把戏院办得有声有色,每晚差不多都锣鼓喧天。

  反观比新光戏院歷史悠久的皇都戏院,结业了二十年,近年被大财团虎视眈眈,不断收购业权,準备重建发展。

\

  去年最大的争议是,古物古蹟办事处竟然将旧皇都戏院列作最低的叁级歷史建筑,令外界担心它会随时湮灭。幸好在民间团体的介入下,峰迴路转,古物谘询委员会建议提升为一级歷史建筑,但之后何去何从,仍然值得关注。

  其实香港的文娱场地长期不足,为何不将逾一千叁百个座位的旧皇都戏院,修復、还塬成放映及舞台演出的场地,活化为重要的文化景点呢?

\

  香港现存旧式的单幢戏院建筑买少见少,现在只有战前落成的油麻地戏院获得保育,旧皇都戏院虽然比前者「年轻」,但论建筑风格与文化价值肯定绝不逊色,甚至可能犹有过之。

  虽然现时旧皇都戏院租予桌球室,但据说内里没有大幅改动。屋顶的圆拱形混凝土支架,专家说是当年香港以至亚洲唯一的设计,即使今天四周高楼大厦林立,依然十分抢眼突出。还有近期因广告牌被拆除而重见天日的「蝉迷董卓」浮雕,也是旧戏院罕见中西合璧的装置艺术。

  相比同时代的其他戏院,旧皇都戏院这种综合式设计其实十分超前。楼下塬是停车场,踏上扶手电梯到楼上,才是戏院的所在。后来戏院后方兴建了一幢住宅,停车场则改为地下商店街,并打通四面的出、入口。现在偶尔钻进商店街,鞋店、髮型屋、眼镜铺、集邮店、洋服店等,都是扎根多年的街坊小店,不过四周环境十分残旧,走进去更是一片昏暗,难免令人却步。

  如果不是这次评级风波,引起民间保育旧皇都戏院的行动,公众大概没有想到这座破落凋敝的建筑,塬来有过一段如此辉煌显赫的过去吧?

  今天北角被称为「小福建」,发展速度相对香港其他地区缓慢,但往昔那裡可是不少南来富商及洋人聚居的「小上海」呢。他们都是高消费、高品味的一群,对饮食、娱乐自然有很大需求,是故丽池夜总会、月园游乐场、皇后饭店、温莎餐厅等,战后在北角如雨后春笋相继出现。

\

  皇都戏院的前身璇宫戏院(Empire Theatre)亦于一九五二年开幕,由犹太人欧德礼创办。值得一提的是,他的儿子欧德尔也跟电影界有关,是促成陆运涛从新加坡来港发展电懋的功臣。

  璇宫戏院经营了短短数年便告易手,一九五九年正式改名为皇都戏院(State Theatre)。新买家陆海通公司旗下亦拥有中环皇后戏院,该公司负责人就是创办美心集团的伍舜德,所以他曾兼任这两家戏院的经理。

  从璇宫到皇都,除了是电影院以外,也是音乐及舞台表演的重要场地。据音乐人朱振威考证,欧德礼曾邀请世界顶尖音乐家和艺团驾临表演,后来也有着名的维也纳儿童合唱团、日本松竹歌舞团,以至本地的大龙凤剧团等来此演出。若然当日皇都戏院像新光戏院般转型,说不定之后的歷史也会改写。

\

  然而,现实中皇都戏院赶不及香港回归,于一九九七年二月悄然落幕。很多人提到翌年陈果的《去年烟花特别多》曾在戏院屋顶取景,但影迷朋友提醒我,一九九九年还有一部恐怖片《鬼请你睇戏》,也是在戏院结业后拍摄,而且戏院「亮相」的篇幅更多。

  《鬼请你睇戏》由钟少雄导演,主演的包括雷宇扬、姚乐怡、吴镇宇、黎耀祥、孙佳君、汤盈盈、陈浩民等。整部片就只有旧皇都戏院一个场景,所以里面每一个角落,就连售票处、小卖部、放映室及洗手间都被摄进镜头,电影无意间成为珍贵的歷史记录了。

\

  旧戏院总令人联想到鬼影幢幢,《鬼请你睇戏》便讲千禧年前的大除夕,放映员带女友去他工作的戏院,看最后一场电影。可是魔鬼突然出现,质疑放映员并非真心爱她,于是决定考验这对小情侣……导演或许有意模仿刘镇伟,无厘头而又情深款款,不过画虎不成,拍得相当怪诞离谱,余丽珍式飞头、异形、木乃伊、四不像等怪物,一隻比一隻噁心。电影当年票房一败涂地,直到近年才被影痴重新发掘,视作邪典瑰宝。

  不过,若对照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低迷的电影业,自然不难感受到片中所流露的孤愤。「死人头」埋怨人人只顾炒金炒楼,没人投资拍戏。偌大的影院就只有一人看戏,而戏院职员竟然大模厮样盗录。现实中,皇都戏院以及许多大戏院,就是这样一家接一家倒下,如今仅余下无限追忆。

扫一扫,关注大公中原公众号

责任编辑:gaoya